名家笔阵:美工资急增对港楼市影响大

相对于已成定局的贸易摩擦,更值得投资者关注的是薪酬增幅往后会否加快、拉高通胀,为资产市场构成压力。美国就业市场出现明显改善,核心通胀回升。

传统上,菲利普斯曲线为不少经济学者及中央银行家所信奉的理论,简单而言,该理论指出工资增长与失业率呈相反关係;而因为薪金升幅与通胀率变化通常同步,所以该理论又一般被理解为通胀与失业呈交替关係。雷曼破产后十年,环球经济早已走出谷底,但不难发现,美国及欧洲等主要经济体均出现低经济增长、低通货膨胀及低失业率的三低现象。

当失业率低于自然失业率时,劳工市场紧张,按菲利普斯曲线预测,工资理应早已上扬,但海啸后多年,工资增幅维持疲弱。为何薪酬增速低于理论的预测?

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去年的研究指出,近年失业率与工资增幅脱节,生产力增长持续放缓为重要驱动因素。此外,官方公布的失业率未必完全反映劳工市场实况。

海啸后不少经济体,工人的工作时数减少,非自愿兼职的比率上升、临时工的比例亦见增加。从实体经济而言,工资增幅低并非好事,因为薪金增速缓慢会抑制消费开支增幅,拖累经济增长。

对资产市场而言,低工资增长,讽刺地间接成为美股多年牛市的推手。薪金增幅低迷压抑了通胀,联储局只好维持低利率,有利股市。

此外,实质工资增长轻微,促使企业毛利率及盈利增加,刺激股价做好。去年底美国通过税改后,踏入一八年,当地就业市场出现较明显的改善。

一月平均时薪按年上升2.9%,创○九年以来最大增幅,自此,近月增幅亦维持相约水平。上周五公布最新就业数据,九月失业率跌至3.7%,创六九年以来最低,并连续19个月低于央行估算的自然失业率4.5%。

随着工资增长加快,美国三月份核心通胀多年来终于回升至2%的政策目标。工资趋升,通胀预期有所升温,首当其冲是债券价格。

近日十年期美国国债息率逼近3.25厘,创七年新高,三十年期长债孳息亦曾创四年新高的3.4厘。经过半年的发展,贸易战的负面因素大致已在股票市场反映,不确定性已变成尘埃落定:贸易摩擦会持续一段较长时间,对实体经济的负面影响将于明年逐步浮现,但不代表世界末日,总体风险可控。

因此贸易战难以进一步为股市带来太大震荡。对本地投资者而言,更值得关注的是工资增幅的后续发展,若维持现时的渐进轨迹,则问题不大。

假彩票大赢家如薪金突然加速增长,势必带动通胀,迫使联储局加快加息步伐,届时本地银行肯定需要跟随。当利率由超低的非常态,回升至中性水平,部分对利率较敏感的资产市场,例如是楼市,会构成一定压力。

上一篇:ISL 2015:思茅魔术夺走了德里的Dynamo 下一篇:没有了

本文URL:http://www.codesama.com/jinaiji/zuanjingji/201812/4141.html
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